绥芬河妇女网

国家级媒体聚焦绥芬河,共同讲述嘎丽娅的故事

谁是嘎丽娅?中俄边城黑龙江绥芬河市,市民用超过一个甲子的时间寻找她,在城市中心为她塑起一座高高的铜像,用她的名字命名学校和道路。

一个中俄混血的女孩,牵引着一座城市的记忆。记者爬过边境线荒废的当年日军要塞,穿过风雨百余年的中东铁路,走访曾经多国飘旗的口岸商街,叩开见证历史的古旧建筑。跟着嘎丽娅脚步回声,绥芬河时空交叠八面风来,国家的历史记忆风雷激荡。每个人的故事隐藏在历史里,历史隐藏在每个人的故事里。

嘎丽娅的俄文名字嘎丽娅·瓦西里耶夫娜·杜别耶娃,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俄罗斯人。1945年8月,苏联红军炮火猛进,日军余部负隅顽抗。嘎丽娅被苏联红军征召为翻译,踏入虎穴,向日军堡垒传出和平口信,从此失去音讯。那时,日本投降的消息已经传出;那年,嘎丽娅17岁。

嘎丽娅的铜像前,河水流淌,人来人往,时间走着,历史醒着。

201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今天,让我们来到中俄边陲小城绥芬河市,沿着70年前青春少女嘎丽娅的足迹,去追寻这位“和平天使”留在人间的不朽传奇。

 

丁香,绽放绥芬河

“为什么/太阳有光没有颜色/为什么/晴空有云没有欢乐/南北东西的街道啊/为何不是一条条河/丁香雨/放声地哭/自由地落……”

这是嘎丽娅16岁时创作的一支名为《丁香雨》的歌。杜别耶娃·嘎丽娜·瓦西里耶夫娜,爱称嘎丽娅,生于黑龙江省绥芬河一个中俄联姻的平民家庭。她的父亲张焕新祖籍山东,在绥芬河与她的母亲--一位端庄、朴实的俄罗斯姑娘菲涅一见钟情。

1928年,嘎丽娅出生。那一年是中国农历戊辰龙年。

在嘎丽娅唯一存世的一张黑白照片上,她站在大哥张国列身旁,长裙及膝,神色柔美。嘎丽娅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她在绥芬河俄侨协会组织的一次比赛中,与朋友丽达表演的二重唱《白色的刺槐花》声动四座,俄侨协会会长和绥芬河街长向她颁发了一等奖证书。

 

嫣红,定格于秋风

戴着自己亲手为她系上的红头巾,沉着镇定地步步远去……这是母亲菲涅脑海中女儿最后的背影。

1945年8月9日零时10分,158万苏联红军向盘踞在东北伪满洲国的日本关东军发起总攻,绥芬河很快被苏联红军占领。8月10日,苏军对天长山发起三次强攻未果。苏军原计划用重炮轰击,但出于人道主义考虑,选择了劝降。

此时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找到一名通晓俄日双语的翻译深入敌营,传达苏军的和平诚意。曾接受过日文教育的17岁嘎丽娅临危受命。

多年后,绥芬河东北亚文化研究会秘书长陈云来费尽周折,在俄境内一个小村庄找到了苏联红军中尉菲多尔琴科的妻子,当年,正是她带着嘎丽娅上山劝降。从她的点滴回忆中,清晰勾勒出嘎丽娅一生中最后时刻。

当时,15名士兵与嘎丽娅一路举着白旗,向天长山日军阵地进发。“我们是来谈判的!不要开枪!”嘎丽娅手中握着一张纸,写着苏军提出的劝降条件——只要日军放下武器撤出阵地,军官、士兵、家眷都能得到公正人道的对待。

短暂的对峙后,日方突然提出要求,只允许嘎丽娅一人前往谈判。

敌营内,一名花季少女只身周旋;营外,人们焦灼期待。

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军营内突然传出激烈的争吵,随即便是一声枪响。日军冲出军营,向苏军发起了疯狂扫射。无奈之下,苏军的炮火淹没了天长山。

嘎丽娅自此不知所踪。她的家人、朋友、邻居,找遍了天长山的一草一木。最终,菲涅在天长山一棵不起眼的树上,发现女儿的红头巾瑟缩在清冷的秋风里。

嘎丽娅牺牲96小时后的8月15日,日军宣布投降。

 

天使,为和平神圣

在绥芬河市和平公园内一座纪念碑旁,时常见到一位老人的身影。他时而捡起纪念碑旁的垃圾,时而查看碑石的边边角角有无损坏。他叫孙伯言,一名普普通通的退休老人。

“当地居民张焕新的中俄混血姑娘3次到北山劝降日军,英勇牺牲。”20世纪60年代一份公安档案里的寥寥二十几字,穿越数十年,吸引了孙伯言的目光。

为了让嘎丽娅的事迹被更多人了解,他作出了一个旁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决定:要为这位姑娘竖一座纪念碑。“这个中俄混血,又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献出宝贵生命的姑娘,不就是中俄友谊的见证吗?”他说。

几经波折,孙伯言与俄罗斯美术教育的最高学府——圣彼得堡列宾美术学院取得了联系,院长不仅同意由学院设计纪念碑,还帮助孙伯言牵线克里姆林宫。

2007年5月1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致信绥芬河市民,为纪念碑写下了这样一段题词:“我们的友谊就是互相理解、信任、共同的价值观和利益。我们将铭记过去,展望未来。”

2009年10月8日,名为“友谊和平天使”的纪念碑落成。这是中国境内唯一由俄罗斯总统题词的纪念碑,也是象征中俄两国友谊、祈望世界和平的不朽杰作。

嘎丽娅站在象征要塞的花岗岩基座上,挥舞着头巾,在火焰化成的翅膀中向人们招手告别。这场景让人想起她凤凰涅槃般走向敌营的坚毅,更让人想到那场艰苦卓绝的反法西斯战争里,全世界人民以鲜血浇注而成的和平之花。(新华社哈尔滨5月4日电)

 

17岁姑娘会中日俄三种语言 充当翻译劝降日军时失踪

  1945年,反法西斯战争进入到最后阶段,8月9日凌晨,苏军调动158万大军,向日本关东军发起全面进攻,当时日军残部决定退守中苏边境的天长山要塞,负隅顽抗。

  日军撤退到天长山要塞时掳走了150多人,当中有不少嘎丽娅的同学。为了减少不必要的牺牲,苏军决定寻找一名懂日俄双语的翻译,协助苏军使劝降日军。

嘎丽娅会中、俄、日三种语言。当年的同学回忆说,早在学校里,嘎丽娅就表现出对战争的憎恶和对和平的向往。她经常唱起《白色的刺槐花》中,这样两句:“白色的刺梅花,美丽的花,炸弹落下了,美梦摧毁了,洁白的花朵在硝烟中盛开,我们的战士不惧怕。”

临走前,嘎丽娅的妈妈给嘎丽娅换了条新的红头巾。嘎丽娅的红头巾既有妈妈的担心,也有希望女儿平安归来的祝福。

  8月11日,17岁的嘎丽娅上山了,可日本人拒绝投降。12日上午,嘎丽娅跟着苏军菲多尔琴科上尉为首的劝降小分队再次上山劝降。可这一次大家没有等到她,却等来了阵阵炮火。

现在天长山上仍然能看见当时炮弹轰炸后的残垣断壁,还有嶙峋白骨散落其中,后期历史工作者在要塞中发现了子弹、牙刷、钥匙、医用工具等等物品,可就是没有嘎丽娅的线索。人们只在上山的路上,捡到了那条嘎丽娅上山时戴的红色头巾。

 

60年后找到劝降上尉的家人 揭秘嘎丽娅下落

  这个17岁少女的下落,从此成了一个迷。直到2004年,人们辗转在俄罗斯滨海新区找到当年带领嘎丽娅上山劝降的上尉——菲多尔琴科家人时,这个消失了六十年的真相才浮出水面。

 

菲多尔琴科妻子说,她的丈夫曾跟她讲述嘎丽娅的故事:那天苏军中午到了日本兵营附近,日本人要求嘎丽娅一个人进兵营。可是等了大约三个小时,日本人冲出来向外扫射,红军马上予以还击,团长下令炮击天长山。事后,由于战事紧张,菲多尔琴科一直没法和嘎丽娅的父母取得联系。

因为执行这次劝降任务,1946年菲多尔琴科被授予一枚苏联红星勋章。直到他1981年去世之前,他一直耿耿于怀,希望能把勋章交到嘎丽娅家人手中。后来,这枚勋章被捐赠给了绥芬河纪念馆。

 

普京写信致嘎丽娅 建碑表彰其功绩

  2007年,俄罗斯总统普京还给绥芬河发来了这样一封信:

  人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遭受的巨大损失是无法弥补的,因此我们每个人都有义务对这次沉重考验和对那些英勇献身的英雄的哀思传递给子孙后代。为此而建立“友谊和平天使”纪念碑,来表彰这位翻译姑娘为挽救世界和平居民的功绩,这将受到后代人的敬意。

  我建议,纪念碑上应该刻上这样一段话:“我们的友谊就是相互理解、信任、共同的价值观和利益。我们将铭记过去,展望未来。”

  这最后一段题词,已经被用中俄双语镌刻在绥芬河市中心广场的嘎丽娅雕像上。

 

17岁美好生命戛然而止 距日本投降仅差3天

  1945年8月12日,嘎丽娅带着善良和和平的愿望孤身走进要塞劝降日军,丧心病狂的日军撕碎了和平的最后希望,也让嘎丽娅17岁的美好生命戛然而止。仅仅3天后,日本宣布投降,为和平而去的嘎丽娅没有看到这一天。

  如果没有这场战争,嘎丽娅也许并不会化身和平天使接受后世的敬意和怀念,她也许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与相爱的人平安地过着恬淡的日子。而危难时刻,正是像嘎丽娅这样千千万万青年人的挺身而出,才给更多的人换来了和平的生活。(央视5月4日播出)

推荐杂志

左按钮
右按钮
关闭